>   头条网   >   其它频道   >   正文

【摄影】从瘫痪到行走死亡谷:一位冒险家的惊人恢复历程

今天是Aaron在莫哈韦沙漠的第二天。他再也无法进行任何冒险活动。主要内容就是Aaron努力恢复运动能力的15年奋斗历程。当遇见Aaron的时候。Aaron尝试着把头脑和肌肉重新连接起来。一辆固定的自行车让Aaron得以从镜子中看到四肢的活动。

摄影:Nadia Boctor

太阳缓缓上升,阳光慢慢渗入干燥河床的每一个缝隙,最后照到了蜷缩在睡袋中的Aaron。今天是Aaron在莫哈韦沙漠的第二天。16年前,一场摩托车越野赛事故导致他全身瘫痪,除了坐在电动轮椅中,他再也无法进行任何冒险活动。医生告诉他恢复到能生活自理的概率为百万分之一,正常行走就更不用说了。然而,他此刻就在死亡谷中,一双步行靴整洁的摆放在简易床的床尾。“我睡的很好。夜里小便醒了一次,看到一颗美丽的流星。”他伸了伸懒腰说道。

在冒险的世界里,司空见惯的是毛茸茸的胸膛、健壮的肌肉以及玩命的绝技,但很少有人能像Aaron一样。他最近的冒险设备包括瘦骨嶙峋、功能可疑的双腿,帮助维持平衡、装载露营用具的婴儿车,他要凭借这些在死亡谷干燥的湖床上度过6天。

我也跟着他来到了沙漠,不仅是陪伴他,更是作为电影摄制者记录他尝试行走32公里的艰辛历程。从电影摄制者的角度来说,死亡谷极具荒凉的美感和象征意义,非常适合塑造一个运动能力受限的人,展现运动受限对于他们的生活产生的影响。旅行回来后,我们开始观看这段行程,觉得还需要做更多。于是,我把这次旅行扩展为一个更大的项目,使其成为我的纪录片《恢复知觉》的主要部分,主要内容就是Aaron努力恢复运动能力的15年奋斗历程。

摄影:Nadia Boctor

Aaron的故事给我很震撼的感觉。作为电影摄制者,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追踪和拍摄传统的冒险活动:滑雪、登山、山地自行车运动。当遇见Aaron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找到了一个彻底颠覆我对“冒险”理解的人。

当我们充满敬畏的看着那些极限运动高手的时候,还有一些人在尝试着另一些 “最大的冒险”,对这些人来说运动都是奢侈的事情。“过去我习惯了做领导者,”在描述摩托车越野赛的辉煌岁月时Aaron说道。“后来却不得不适应电动轮椅上的生活,想方设法恢复到曾经的生活。这种感觉有点像穿着拘束衣,你越生气,越挣扎,越是不能动弹!”

在家人和临床运动治疗师Taylor Kevin Isaacs的帮助下,Aaron尝试着把头脑和肌肉重新连接起来,努力几周之后他终于可以活动了。肌肉的每一下颤抖都是他苦苦追求的,需要他努力准备。一辆固定的自行车让Aaron得以从镜子中看到四肢的活动,使他可以通过重复的动作来慢慢恢复身体的运动知觉。训练一段时间后,他和母亲骑上了一辆串座双人自行车,他坐在后座上母亲在前座登车,骑车的时候他们都在想通过这个训练自己可以恢复到什么程度。直到今天,他们仍在思考这个问题,毕竟Aaron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看起来这只是一次32公里的普通旅行,但对Aaron来说却充满了常人无法察觉的障碍。举例来说,他无法调节体温,不能控制出汗。这就意味着他的心律容易提高,会很轻易的导致他昏厥。此外,他还缺乏肌肉运动知觉和平衡感,我们让他通过推婴儿推车来克服,推车同时还充当他的小货车。当然,迈出一步的困难也不可低估,Aaron告诉我们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有意识的决定。

摄影:Nadia Boctor

然而,对Aaron来说最大的困境在于不进则退。大多数人都有允许自己“走样儿”的奢侈,但Aaron如果放任自己后果就会非常严重。

“如果我停止训练大脑和身体,不再为自己设置身体上的挑战,我将再次慢慢走向瘫痪,这是生理的自然发展之道。为了我自己,为了身边的人,我都不应该放弃自己。”

在平坦的莫哈韦湖床上的每一小步,对Aaron来说不仅代表着前进,也代表着瘫痪患者的希望,代表着那些不因医生的诊断而放弃努力的病人的世界;更代表着积极向上的力量,这也是我从Aaron身上学到的最强大的精神品质之一。

纪录片《恢复知觉》正通过主流渠道发行,还将用于激励处于脊髓损伤康复初期的患者。

(译者:流浪狗)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奇闻轶事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