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   头条网   >   时政频道   >   正文

【时政】公务员基层干部自述:升职真的很难吗?

这也就为沪上大多数街镇公务员设置了晋升的玻璃天花板——正处级。我所在的街道有公务员62人。我们街道副处级干部有12人。大部分街道公务员终其一生也只能升到科长一职。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的职业生涯。基层科级干部就容易当上吗。基层的晋升难。同为基层公务员。

基层,我足足花了13年的时间才熬到了副科级的实职岗位,而那位2006年毅然决然离开街道,遴选至中央部委工作的好友,现在已是副处级调研员了。

当我的提任公示出现在街道宣传栏的时候,我没敢多看就匆匆走了过去。等得太久了,我内心已经很平静了——工作13年了,我提上了副科长了。

都说基层公务员升职难,很多在基层工作的同志,辛辛苦苦革命了大半辈子,临退休了还是个科员。我在街镇组织人事科工作,对此更有体会:

无形的晋升天花板

上海的街镇是正处级单位,这也就为沪上大多数街镇公务员设置了晋升的玻璃天花板——正处级。

正处级职务,在街镇是金字塔的顶端。我所在的街道有公务员62人,事业编制人员58人,还有数十名其他编制人员。其中,只有街道党工委书记和街道办事处主任两人是正处级。

那么副处级呢?我们街道副处级干部有12人。我曾想过,好歹自己也是六十二分之一,在退休前大概也有20%的概率能升到副处级。不过“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”,我发现,这12名副处大佬来源分别为:市级机关2人,区级机关7人,其他街镇平调2人,而在我们这个街道一路走上来的,1人。

再默默翻看了街道后备干部名单,我发现,有的“老”科长从30多岁起已是处级后备干部,从满头黑发“后备”到两鬓斑白,如今已到退休仍晋升无望。由此可见,在街道,从科员到副科、正科再到副处、正处的五个职务层级中,后两个是大部分普通基层公务员无法触及的,大部分街道公务员终其一生也只能升到科长一职。一位“老副科”告诉我,基层公务员的职业“天花板”在当初选择进入街镇工作时,就已经注定了。

因此,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的职业生涯,就只能在处级以下蹉跎了。

除了出去,还有什么办法?

那么,基层科级干部就容易当上吗?未必。

2002年通过公务员考试,我以全日制硕士生身份进入街道工作,按照规定,试用期满可直接定级为副主任科员。然而,在街道职数受限的情况下,组织上最终还是按科员给我定了级。

身在组织人事科,我非常能够理解领导的难处,街道里不少同事已有30多年的工龄还只是个副主任科员,假如我工作半年就和老同志同级,就会让领导很难做人。于是这么一等,正如文首所言,我就足足花了13年的时间才熬到了副科级的实职岗位,而我那位2006年毅然决然离开街道,遴选至中央部委工作的好友,现在已是副处级调研员了。

基层的晋升难,容易引发职业倦怠现象,而为了对冲倦怠,基层组织也创造了不少“变通”的办法。

举例来说,假如我从科员晋升为科长需要24年,如果按中间只隔副科长一级来算,我需要等12年才能晋升一次,这样很容易导致职业倦怠。而如果中间有副主任科员、副科长、主任科员三个职务层级,那么我大概就可以6年就晋升一次。虽然干的活儿千年不变,但是每过几年就能“进步”一次的“享受”,对我的激励作用自然大大的。

然而,即使是这样的变通,也常常受到不确定因素的影响,我的一位同事就遇到过尴尬事。原本,街道书记赏识她并打算提她作某科的科长,但考虑到种种原因,只能先“内部任命”其为实职科长,实际走的却是主任科员的晋升流程。半年后,这位书记调到其他街道工作,新来的书记不认可前任的“内部任命”,于是,在实际履行了半年的科长职务后,同事又恢复了主任科员的身份。面对压力和窘境,这位心高气傲的同事辞职去了国有企业。

作为基层组织干部,我深深地明白,基层公务员职务晋升的难题,已经成为公务员自身和组织人事部门最大的烦心事。有离职的同事感叹,“职务晋升的保障机制是如此脆弱,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?”

我还记得,去年10月27日《中国青年报》刊载《谁能给基层公务员一个“够得着的晋升通道”》一文,文中通过对国内多位基层公务员的描写,刻画了年轻的基层公务员晋升无望的绝望与躁动。文中出现了这样的语句:“逃离基层已成公开秘密”,“我们根本升不上去,除了出去,还有什么办法?”同为基层公务员,我能够深深地体会其中的无奈与彷徨——他们是这样的,我何尝又不是呢?

(公务员内参图文整合,文章来源:强国论坛,作者:马科水)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奇闻轶事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